切换到宽版
  • 7514阅读
  • 3回复

國史.陳銘樞傳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匹夫
 

发帖
109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 发表于: 2009-11-02
國史.陳銘樞傳

作者:雪域桃源 出自:雪域桃源

陳銘樞字眞如,廣東合浦人。光緒十五年生。民國元年,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一期。二年,坐事被褫籍。
七年,投入肇軍,任營長。八年六月,粵督莫榮新通緝前省長李耀漢,革肇軍總司令部,遣林虎為肇陽羅鎮守使,節制諸軍。所部改為護國第二軍陸軍游擊第四十三營,銘樞為營長如故。
九年八月,粵軍自閩南囬師,討桂軍。九月,銘樞於陽江宣佈獨立,自任粵軍第六軍第一縱隊司令,遙奉李耀漢為首。後,自改其軍為粵軍第五十四統領,自任統領。
十年初,國父立大本營於廣州。銘樞南往依之。所部改編為粵軍第一師第四團,任團長,隷師長鄧鏗節製。
十一年夏,隨大軍北伐,拔贛州。未幾,陳炯明叛踞廣州。大軍遂南歸討之。銘樞以事無可為,遂辭職奔南京,入叢林參襌。營長陳濟棠遂得升任。
十三年秋,李濟深重建粵軍第一師。濟深素與銘樞善,復召之,授銘樞第一旅旅長。
十四年春,率部隨蔣公東征炯明。五月,桂軍楊希閔、劉震寰叛踞廣州。夏,隨大軍囘師,討伐楊、劉。事既平,粵府組國民革命軍,以銘樞為第四軍第十師師長。九月,又兼南路警備司令。
十月,銘樞大敗鄧本殷於江門,復奪單水口。
十一月,銘樞改隷總指揮朱培德節製,兼任南征軍第一路指揮。
十五年春,銘樞與白崇禧赴長沙,促唐生智來歸。生智從之,以其部入粵,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軍。生智既反正,率部攻北洋督湯響茗。未幾,大軍克長沙,湘省平。
夏,銘樞與第十二師張發奎部入湘援唐;八月,與北洋軍吳佩孚部大戰於汀泗橋、賀勝橋,大破之。九月,大軍進圍武昌。十月,佩孚部守將團長賀對廷為內應,開城納降。武昌既克,銘樞旋兼武漢衛戍司令。十一月末,以功晉第十一軍軍長。
十六年三月,寧漢失和。銘樞為唐生智、鄧演達所淩迫,棄軍辭職,東奔南京。四月,蔣公授以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總政治部副主任,為吳敬恒副。時,敬恒以故不能理事,銘樞嘗署理部務。後,又得當選未中央政治委員。五月,兼軍隊清黨委員會委員。六月,被擢為總司令部政治訓練部主任。七月,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。後,蔣公下野,銘樞走日本。十一月,歸國。復任第十一軍軍長。十二月,所部返粵,任東路軍總指揮,率部討張發奎、黃琪翔。
十七年二月,復兼總司令部政治訓練部主任。三月,為廣東省南區善後委員、廣州政治分會委員。六月,兼廣東省政府委員。十一月,晉省主席。
十八年二月,當選廣東省黨部執行委員。三月,衆舉為國民黨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。時,所部第十一軍縮為第八路軍第三師,以蔣光鼐任師長。七月,兼粵省民政廳長。
十九年正月,獲頒二等寶鼎勛章。是月,罷兼民政廳職,以許崇清繼任。七月,國府合編銘樞舊部蔣光鼐、蔡廷鍇第六十一師、第六十師為第十九路軍,以光鼐为總指揮。
二十年正月,獲頒一等寶鼎章。四月,蒋公囚胡漢民。銘樞與古應芬、陳濟棠齟齬。憤然辭職去,走香港。六月,起復。國府授任剿赤軍右翼集團軍總司令官、中央政治會議委員。九月,奉蔣公命,與張繼、蔡元培赴港,與粵使汪兆銘、孫科、李文範議和。月末,應粵方要求,南京國府依粵請,授銘樞京滬衛戍總司令,兼代淞滬警備司令。十月,寧粵各遣使復會於上海,銘樞為寧方五使之一。十一月,國府授銘樞京滬衛戍司令長官。又被推舉為第四屆中央執行委員。十二月十五日,蔣公辭本兼各職,銘樞奉命署理行政院院長。二十一日,以粵將戴戟為淞滬警備司令。月末,國府改組,國父長子孫科為院長。銘樞副之,並兼交通部長。
二十一年正月六日,免銘樞京滬衛戍司令長官職,以蔣光鼐繼之。二十八日,科辭職去。兆銘繼任行政院院長。是日夜,賊進犯淞滬。銘樞舊部光鼐、廷鍇率第十九路軍奮起擊之,名彰朝野。二十九日,宋子文被擢為行政院副院長,罷銘樞行政院職。三月,國府以蔣公為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,以銘樞等七人為委員。六月,招商局案發。朝野鼓譟,銘樞因引咎辭交通部職。七月,國府不許,准假三月省親,以內政部長黃紹竑兼代交通部長。十月,國府明令免銘樞交通部長職,以朱家驊繼任。銘樞去職後,赴法僑居。
二十二年五月,銘樞自歐歸國。十一月,與李濟深、蔣光鼐、蔡廷鍇策動閩變,僭立福建人民革命政府。銘樞為委員,並兼文化委員會主席。通電脫離國民黨。十二月,國府明令罷銘樞軍事委員會委員職。二十三年正月,僭府瓦解,銘樞遁走香港。國府明令全國通緝。
二十五年,復走歐洲。八月,國府赦之,除通緝令。二十六年一月,自歐歸港。後,親組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。
二十七年,與余漢謀等組織民衆自衛區於粵。三十六年六月,國府晉銘樞為陸軍上將,並退其為預備役。
三十七年正月,入濟深所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。
三十八年二月,北上投共。十月,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。
四十六年五月,共府定銘樞為右派。
初,毛氏主政,其道多荒。銘樞上言指斥,鯁言其得失。
適與龍雲會,銘樞曰:“北平之政,不若昔日江寧遠矣。”雲微晗之。後,人發其言語上。毛氏大怒,曰:“銘樞慾反乎?”遂授意召銘樞故人至,令考其反狀。十四日,李濟深、吳茂蓀、蔡廷鍇、蔣光鼐、陳其瑗、甘祠森、聶轟、朱蘊山、周範文、於振瀛、趙祖康、梅龔彬、朱學范、邵恒秋、張治中、吳信達、賀貴嚴、侯鏡如、王葆真等十九人至。
吴茂荪先悉發其罪。茂荪曰:“銘樞嘗謂人云:‘潤之可與德之俾斯麦、日之伊藤博文同列。其人修养,热而不淡,疾而不舒,燥而难宁,有察而难周之失。故難免蔽於察人听言之間,無决策定计之睿断。決策施政,誤於畸轻畸重、失缓失急。’ 銘樞曰:‘而今黨外諸人親近毛氏者,多趋附之辈。觀其人等,贪天之功者有之,不虞之誉者有之,争名猎位,禄蠹充斥。以革命為虛幌,包藏卑媚。’铭枢又曰:‘毛氏好大喜功,为喜怒所乘,屢興浪潮,易傷上層衆人之心。’”
衆怒,厲責銘樞包藏禍心,圖謀不軌。梅龚彬斥銘樞曰:“名为反蒋,实则反共,名为抗日,实则拥蒋。” 光鼐以为然,旁征佐证,又博引己说,指發其罪。廷锴云:“铭枢為一包藏祸心、丧心病狂、忘恩负义之小人。”苛責嚴詞,猶以濟深、光鼐、廷鍇為甚。因是與龍雲、黃紹竑、譚惕吾具得罪。遂幽居于所。銘樞至是悔,自是绝口不復言。及其卒,幾無一人探視。
五十四年五月,疾篤。十五日,卒於北平,年七十七。
史臣曰:銘樞國傢大將,望重朝野。禦倭救亡,實出忠心。部旧击贼,雖無呎吋功,而諸將之大義昭昭,蹈死不顧,得来寧无銘樞力乎?其源固也遠矣!然其勒甲舉兵反志久蓄,僭號自立之舉頻發。及其季年,猶行若素。及被貶幽死,乃稍悟之,何其迟也。
离线LL

发帖
23767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09-11-02
 
离线雪亦飞

发帖
2235
只看该作者 2 发表于: 2009-11-02
看到古文加繁体
哥不在江湖,但江湖却有哥的传说!
发帖
31
只看该作者 3 发表于: 2012-03-03
用户被禁言,该主题自动屏蔽!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