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4874阅读
  • 3回复

回忆广东省政府主席陈铭枢将军 奏庆钧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有谁共鸣
 

发帖
120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 发表于: 2011-12-12
回忆广东省政府主席陈铭枢将军
奏庆钧
民国十七(1928)年,一月十三日,两广政治分会设立建设委员会,主任委员梁漱溟先生从武训养成所调我到该会统计处工作。至十八年(1929)三月十五日,两广政治分会结束,整个统计处移交于广东省政府。是时,广东省政府主席为陈铭枢将军。陈主席勤政爱民,尤关心于下属员工之生活,给我极其深刻之印象,现虽经过差不多六十年,惟是记忆犹新。现将亲历、亲闻的情况,如实写出,以供编史者参考。

一  陈铭枢将军就任广东省政府主席
陈铭枢将军是合浦县人,原系孙中山先生亲手建立的粤军第一师夙将。第一师长系由粤军参谋长邓铿(仲元)兼任。当时邓师长从各方面极力罗致人才,使成劲旅,陈铭枢即任该师第四团团长。

民国十四年(1925)七月一日,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,统一部队编制,一律称为“国民革命军”。先后编成八个军,李济深任第四军长。第四军直辖第十、十一、十二、十三共四个师,陈铭枢任第十师师长。
民国十五年(1926)七月,国民政府出师北伐。第四军的第十师、第十二师(师长张发奎)以及李宗仁的第七军唐生智的第八军作为前锋出发作战。而第四军特别骁勇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。在平江、汀泗桥和贺胜桥,连打了三场最出色的胜仗,奠定了北伐胜利的基础,故有“铁军”之称。十月十日攻克武汉,即行扩编,第十师扩编为“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”陈铭枢任军长。
其后,李济深任两广政治分会主席兼第八路军总指挥,即调十一军回广东。旋在“张、黄事变”中,击溃了张发奎、黄琪翔,便移军南路钦、廉、雷、琼一带。
民国十七(1928)年三月,李济深呈准中央以陈铭枢、戴季陶、李文范、冯祝万、黄绍、林云陔等为两广政治分会委员。同年六月,广东省政府改组,以李济深、陈铭枢、徐景唐、冯祝万、刘栽甫、伍观淇、许崇清、吴铁诚、李禄超、朱兆莘、马超俊、黄节为委员,李济深兼主席。至七月初,李济深赴南京出席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委会第五次会议,省政府主席由陈铭枢代理。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李济深荆“东省政府主席职,由陈铭枢继任。陈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后,以文武应当分治,互相监督,遂于同年十二月十七日,即就职后二十天,便辞去十一军长职。
当时盛传三陈(陈铭枢、陈济棠、陈策)反李,这是不符合事实的。陈铭枢不但是名将,而且娴于文治,深明道义,对于李济深是非常尊敬的。当李被蒋中正扣留时,陈系不主张对蒋开战者,其理由是:在政治体制上,中央扣留一大员,便发动内战是不成话的。在事实上,对蒋开战,不但增加任公(李济深字任潮)的危险,而且坐实了勾结桂系拥兵自卫反抗中央”(蒋扣留任公时所加的罪名)的罪名。我以为这是明智的,不能以此谓陈铭枢反李济深也。
二   跛老虎驰骋如飞了
陈主席于民国十八(1929)年三月间赴香港转南京开会时,寓于香港皇后酒店。不料酒店失火,仓卒跳楼避难,足部受伤。虽在香港治疗月余,但回广州仍不良于行,时作拐状。当时广州学生择师学潮,颇为炽热,时常罢课。某日,陈主席到中大附中,召集师生在礼堂(现在鲁迅馆)讲话。有几个顽皮学生不进入礼堂,而在旁边窗口把头伸入窗内,大呼“跛老虎讲乜野(什么)!主席顾而笑曰:乖乖地入来听跛老虎教导你吧!一时传为笑柄。
后来,陈主席请得跌打名医赖成已为之治疗。赖医生的疗法与其医生所有不同,治疗时,赖医生一方面把手按摩,正其骨交,疏其血脉;一方面将跌打药煮热,用纱布包裹,向患处反复熨贴。如是则患者甚感舒适,忘其痛苦。不久陈主席双足强健如初,每晨东郊跑马锻炼,驰骋如飞了。
赖成已不但是跌打名医,而且是国技娴熟的技击家。家传“李氏拳法”,力大无穷。抗日战争时,广州全市技击家在海珠戏院义演筹款。赖成已上台,j轻轻用脚暗力一踏,舞台上的底板立折了两片,观者无不惊叹。有中医生陆干柱先生向他学拳法和医术。赖成已系合浦公馆人,与陈主席同乡。当广州沦陷时,赖医生返回合浦,仍悬壶济世,陆干柱医生随之到公馆学习,十年多得赖医生的殷勤教导,拳法、医术升堂入室矣。

三   整饬纲纪关心员工
某日清晨,陈主席骑马运动后,即回省府。是时,省府职员只有我一人上班。主席向我殷殷垂询,我告以姓名并职务。主席憬然悟曰:“主席室的统计图表,系你制的吗?我对曰:“是主席掏出中怀小册,略为记载。旋又问我曰:“你们几点钟上班呢?我对曰:规定是八时,但各同事早上大多数都在省府门前的聚丰园饮茶,大约八时半才回府,有半个小时为犹豫时间吧!主席又问:你为什么不去饮茶,这么早来办公呢?”——我暗笑,心里叨念说:“你来迟点,我也走了。”盖是时我兼任实用会计学校功课,逢星期一、三、五晨八时半到十时上课。故我不能不早些回府,办妥急件,并将文房四宝打开,将毡帽挂上衣架,然后“偷鸡”出去。这教职是教育局长陆幼刚委给我的,曾报告过秘书长孙希文。主席可能不晓得。——于是,我支吾对日:我习惯五时起床,略作运动,在家早餐后即回府,甚少到聚丰园饮早茶。”主席首肯并说:“早起精神好”
主席旋步出财政厅视察。财政厅仿照工厂办法:在门前左边窗橱中,悬挂职员名牌,按规定晚上下班后,只留值夜人员名牌,其余都将牌背翻出,待明晨职员上班时,才把自己的名牌翻上。可是主席到来视察时,见一工役手执鸡毛帚,一面将职员名牌,全部姓名翻出。主席问:“不是各人上班时,将自己的姓名翻出的吗?这工役不认识主席,随口答说:“我每朝的工作都是这样的。你访人?太早呢!九点钟后来吧。"
主席又步往越华路口建设厅视察,职员也阒无一人。于是主席生气了,即召集全府职员在礼堂训话。仍照旧规定上班时间上午八时至十二时;下午一时半至五时半。仍以半小时为犹豫时间,超过此时,则要到秘书处秘书长室签到,并要向秘书长说明迟到理由;并规定自后以出勤早为年终考核标准之一。
有些职员抱怨说:总之,包干办妥公事,没有积压就算吧;何苦要长日呆在办公厅呢!盖是时在办事时问颇严肃,不许随便谈话,不许阅读报纸。主席闻之,即饬买了《万有文库》全部、《四部丛刊》第一、二集,并订有报章杂志多种。秘书处、图书馆顿告充实,并允许没有公事时,可以自由读书学习。办公厅也即阅览室。于是职员心情舒畅,而各职员的基础知识及办公能力也不断提高。
当十八年(1929)三月,两广政治分会结束时,其建设委员会中的“统计处”,整个移交于省府秘书处。不久,以该处组织庞大,职员凡七、八十人,碍于编制。于是缩编为统计股隶属于秘书处第三科。除该原主任麦思敬(竹轩)仍照留原职外,仅留职员五人,其他职员一律遣散。麦主任告诉我:所有留用职员名单已经上头核定,我也在遣散之列,请自行打算。于是我赶紧办完了公事,扫清抽屉,一俟接到“大信封”(是时不论委任或停职令,都用一大公文封装载)即刻走人。
某晨,接到大信封后,即跑到聚丰园饮茶,准备回家。文书股长苏世杰(北魏书法专家)一见我入去,即止之说:“办公时间已到,各人都回去了,你还来!我说:大信封已到手,还管什么办公时间!苏顾我而笑说”“你没有拆开看吗?要请饮呢!我当即拆阅,原来不是炒鱿鱼(停职)而是晋升一级,加薪二十元,使我惊喜异常。即以示麦主任,麦诧惊说:“你托谁走主席的后门呢?我答:“我的亲朋都没有认识主席的。”麦说:“一定是主席搞错了。”随即上楼去见主席。麦系陆军小学时主席的同学,故常得与主席闲谈。不久麦主任落来告诉我,谓受主席教训了一顿。主席谓用人要公,秦某上班最早,工作最多。你看主席室以及其他各处的图表都是他制的。最近出版的《统计特刊》也是他主编,化了几个名写文章,报章上也常见秦的文章。这样的人才,为什么不留用,而专用琐琐姻娅呢!(麦韵夫人林珏清是留用的)。麦说秦有教学专长,虽停职,他的生活亦没有问题的。主席说这样的人,难道本府不需要吗?麦只有唯唯而退。
主席日理万机,对于一个小职员这样留心,使我万分感激,惟有夙夜奉公以报知遇。
四  粤桂两次战争——张发奎要活捉陈和尚,结果给陈和尚杀得落荒而逃。
在陈主席任内——民国十八(1929)年,桂军曾两次向粤进攻,意图霸占广东地盘,结果“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不但霸占不到广东,而且广西进出口重镇的梧州,反为粤军所占。
当时厂东虽然是军、政分治,陈铭枢主政,陈济棠主军。但陈济棠原系陈主席阳江起义时之旧部,而且共事多年,对于陈主席的兵法至为敬佩。因此,对于主要军事问题,都要陈主席为之规划;甚至作战,也往往要主席为之部署。这两次粤桂战争,都是主席亲自规划和部署的。主席旧部之蒋光鼐师与蔡廷锴师,也是这两次战争取得胜利之主要力量。
初,蒋中正于民国十八(1929)年一月,举行全国军队编遣会议。全国分为四个编遣区,籍以压缩别人而扩大自己的势力。当时,李(宗仁)、白(崇禧)势力空前膨胀,不仅有十多万兵力,而且控制着北平和武汉两个政治分会,最为蒋氏所忌。于是蒋运用收买、分化等手法,遂于是年五月初,把李、白驱回广西。
广东、广西两省是唇齿相依,但广东富而广西穷。是时,广西反对蒋介石,而广东拥护蒋介石,故广西发动对蒋战争,非先占领广东地盘不可。故于是年五月问,桂军退回广西后,旋即由白崇禧率领三个师兵力来攻广东。第一师长黄旭初、第二师长伍廷飚,第三师长吕焕炎,由梧州取道怀集、广宁、四会直捣广州。粤方得悉,陈主席即和陈济棠部署抵抗,于北江下游左岸,沿三水至源潭一带进行布防,以拱卫广州。桂军为鼓励士兵,曾发有《不打广东会饿死,打到广东有饷关》的传单,并挑选先锋队三百多名,官佐先赏港币六十元,士兵三十元。击败粤军进入广州后,再论功行赏。先锋队的官兵各升一级,官佐各加赏港币五百元,士兵各加赏二百元。故战争第一阶段,桂军锐不可当。而且陈济棠扣留了余汉谋,粤军更颓丧而无斗志。于是桂军大捷。五月十四日白部桂军已越过四会,一路向清远,一路向三水、芦包进攻。陈济棠大惊,急释放余汉谋,使上前方指挥作战,并调陈主席旧部蒋光鼐、蔡廷锴、戴戟部反攻。于是转败为胜,把全部桂军驱逐回广西。
在这里要补述一下,俞作柏本是桂系人物,但与李、白在权利上有矛盾。当蒋、桂破裂,蒋为瓦解桂军,收买了俞作柏。由俞运动当时驻武汉桂军李明瑞、杨腾辉两师,阵前倒戈,使桂军失败,遄回广西。
至是蒋介石乘桂军为粤军打败之机,即派俞作柏率领李、杨两师返桂。经过广东时,陈主席和陈济棠在省政府设宴招待,祝其成功,希望今后两广切实合作,不以兵戎相见。俞返桂后,蒋介石即任他为广西省政府主席。可是不久,俞统率下之李明瑞师投奔共产党,改编为工农红军,杨腾辉师部下也多投入红军,于是李、白卷土重来,收编了杨师的残部,逐走俞作柏,广西重入了李、白之手。
张发奎投入汪精卫怀抱后,于民国十八(1929)年九月中旬,在鄂西宜昌,以“护党救国军”名义,通电讨蒋,并驱军南下。蒋介石迭令何键、陈济棠堵截无效。是年十月间到达广西。至十二月初,张、桂联合,号称五万之众,向广东进攻。
蒋介石闻之,即从华东派朱绍良率领毛炳文、陈继承、谭道源三师由海道运来广东助战。当时桂军担任右翼,张发奎担任左翼。右翼桂军由清远银盏坳铁道线向南到达军田、大乌石一带;左翼张军则由清远横石圩渡河,直攻花县两龙圩。此次战争较前次为大、为烈。以粤汉铁路为界线,分为东西两战场。战区之广达八十余华里。双方展开战争,颇为激烈。桂军向陈济棠部队进攻,互有胜负,一时成为胶着状态。张军则进展迅速,节节胜利,从花县攻至两龙圩。一连激战四昼夜,十二月十日晚前锋已到达仁和圩,广州市已闻枪声。朱绍良部退缩于龙眼洞。于是,张发奎踌躇满志,笑顾左右曰:“明晨到广州活捉陈和尚,然后从容理发。”陈主席好佛法,别号“真如”,张系老同袍,常戏呼主席为“和尚”也。
是夜陈主席即电调蒋光鼐、蔡廷锴、戴戟部队星夜回师应战。即予张军以沉重打击。张发奎败退钟山平乐时,已溃不成军。检点残军只存步枪三千余支,炮六门,炮弹十余发,步枪每支也仅存子弹三十余发之。
同时,桂军也为陈济棠的八路军追击至三水芦包,继续前进,占领梧州。六路军朱绍良部也由从化、花县、军田向西追击,进入广西。于是战场移入佳境,广东平安无事了。
 
五   关心民瘼派员调查两次兵燹损失
一连经过两次粤桂大战,地方糜烂,人民损失不少。主席至为轸念,乃于年底派出六队人员,前往兵灾地区,如三水、赤白泥、花县等地,调查人民因兵燹而受之损失。设法账济,办理善后事宜。我带领一队负责调查城北至花县一带。
大战之后,地方还未十分安靖。每调查队除职员三人外,并派有保安队二十一人共同前往。当时人民屡受军队骚扰,拉夫虏掠,不一而足。因之,人民避兵尤甚于避贼,故当我队到来,无不走避。至花县境界时,我们欲进入各乡村调查,不料到处皆木闸紧闭。连保长也不肯开闸。他们极端不信任政府会为他们做什么好事。总之,希望政府不要派人前来打扰,倒可以安安静静度日子。村村如是,我们不得其门而入。
及至花县城,商店零零落落,满目萧条之象。夜宿县署中,一灯如豆,塞风飒飒,鸡犬无声,简直成了一座死域。县长告诉我,花县兵灾,以两龙圩为最惨,粤桂军在这里鏖战四昼夜,毁屋无数云。
当时殊多感慨,有诗四首记之。
其一
挥戈返粤气如虹,珠海云山在掌中。
岂料白泥一战后,雄师十万化沙虫。
其二
最怜祸起在萧墙,华胃神明忍自戕!
敌忾同仇御外侮,莫教渔父笑携筐。
其三
山城零落草蒙茸,破廨螨蛸结网封。
夜静营灯飞个个,数声狗吠破呜蛩。
其四
满目疮痍血泪凝,不堪风雨对孤檠,
咨国不怕驰驱苦,救死扶伤恨未能。
经过很多曲折努力,总算基本查清了这次战事造成的损失,计共约三十一万多元。
六  颁发兵燹损失赔偿金挽回政府声誉
民国十九(1930)年春节过后,省政府召开兵燹账济会议”由省府委员兼账务会主任伍观淇主持。陈主席也出席。先由各调查队报告调查情况,一致认为人民对政府没有信心,不相信政府会体恤人民,为人民做点好事。以为调查兵灾损失,不过装腔作势,报政绩而已,断不会有所补偿。主席听了微笑曰:“我一定要恢复政府的声誉。”于是饬财政厅长范其务拨三十万为账款,分交各队,照所报十足赔偿人民。
当时使用的是白银双毫,每一百元装为一小席袋,每四十袋装为一木箱——即每箱四千元,我队领到七箱多。仍沿城向花县一路,照报告损失分发。人民喜出望外,对陈主席赞不绝口,不少居民咒骂保长,说:“我们村乡,我们家里都有损失,为什么你不请委员进来调查,谎说‘多谢委员,我们村里无损失呢’!
七  发展生产计划及其成果
陈主席对于广东省的建设至为关怀,就职伊始,即召集有关单位,并聘请专家、学者开“建设讨论会”,拟订出九项建设及发展生产计划:
一、完成广州市及全省公路网。
二、举办工商事业。
三、加强各县市各项设施。
四、开办农田水利,推广殖林。
五、建设商港码头。
六、架设全省长途电话。
七、疏浚河流建筑堤坝。
八、扩充航空事业。
九、开垦荒地、荒山。
他在计划书上题了:聿观厥成四字。
以上只就物质生产方面而言,至于文化教育,医药卫生等项,尚未列入本计划内。
实业建设,发展生产,首先要有财源。为了整顿广东财政,开辟财源,乃由建设讨论会编写《广东财政要览》一书。主席为之题写封面,并撰有序言,全文如下:
广东财政要览序
挽近校沦中西财政学者,每揭橥量出为入之义,以为异于我国量入为出传统之谭。铭枢于财政诚非素习,独心以为事变多端,情势倏异。欲高树一律以当簿万殊。未有不安敝乖方迷不知门户者也。唐代租庸凋之法变于杨炎。当时陆贽以两税为失。王安石欲别立庸刃而苏轼又议守两税。是知事势推移,法不徒立。宁抱魄守一者所能及耶?夫时危用急,百度维新。量出为入,必言兴利。然例之所立,每致背本之讥。法之所行,每有乖初之实。譬彼青苗之策,非不益民,与西人农村合作储蓄银行之规,要无二致。及其既行,则坊郭非农之户滥沾其惠,而安石乃谓苟从其欲!虽坊郭何害。此则官惟取利,不审用途,衡之为农储蓄之哀,庸有当乎?今之饮鸠止渴者,又何以异此?吾粤自民国以来,叠为政治军事中心之地。猬以一隅,弥纶大局,诛求供亿,不可爬梳,迩更波摇,公私困竭。揆新校旧。虑远图难,诚宜原始要终,详谋振董。而建设讨论会适于此时褒然写定其财政要览一书,举凡国库省库之岁收,债券借款之本末,上年预算出入之比较,细目宏纲,厘然照眼,比诸元和簿录景德四书殆无多让。凡我在事同志人手一编,吁衡于盈绌消长之故,于以解棼丝,起缩痕。蔗几画地而谈,不啻若批而导窥,而区区披览所及,益有念于理财之事,似不仅断断较量于出入之间。要之量出而后为入,而所出必合于初衷。利固不可不兴,而兴利必归于有的。法固不可不立,而立法必端其所由。弊固不可不除,而除弊必防其新诊。苟戾斯道,则所谓救跛成瘘展转增剧者矣。抑犹有喜者,熙宁新政造端于制置三司条例司。苏轼所论六七少年日夜讲求于内,使者数十人分行营干于外者,以诚宋代儒生稍崇成见。熙宁新政其精意要目光焰不磨,惟其褊心操切驯致骂讥,而综核纲维,实为一时之秀。兹者建设讨论会开会不逾五月,弹厥精思,周评博议,供献于省政者,至伟且重。建议兴革,咸中肯綮。而此要览一书,笃实美备,允为惊人之绩。尚粤省财政因而整理,凡百庶政因而推行。则兹会也固将垂之颂声,永永无极,又非制置三司条例司所得而并日语矣。
民国十八年七月    广东省政府主席陈铭枢序。
是书举凡国税、省税、公债、库券以及收支预算,均条分缕析,为编篡广东财政史之先河。后来林云陔任广东省政府主席时,财政厅长区芳浦所编的《广东省财政纪实》,也以此书为蓝本。
估计完成上项建设,需要三十五亿元。但广东是革命策源地,东征北伐,以至底定中原,一切军糈政费,莫不由广东供给,已至罗掘俱穷。主度也曾指出:“猥以一隅,弥纶大局,诛求供应,不可爬梳,迩更波摇,公私困竭。”在这种财政困难下,惟有分年筹集,翼抵完成。预计在十八(1929)年筹四百万元,十九(1930)年筹五百万元,以作开端。预计令部计划,要到民国三十三(1944)年底才能完成。
为了建立工业,乃于十八年底设立广东工业试验所为筹设工厂作参谋设计之用。
关于马路公路方面:确定广州市马路为六十一条,共长二十四万一千七百余公尺。小市街、四牌楼开辟马路,于十八(1929)年开始施工。广州河南龙溪、冼涌等马路,也于十九(1930)年九、十月间次第施工。南石(河南凤安桥至南石头)路、西华路二十(1931)年初施工。全省公路网也在规划中,提前完成了广花公路。
关于农林方面:十八(1929)年初在石牌附近,设置石牌杯场,面积约三千亩。
关于电话方面:广州市自动电话于十八(1929)年八月设置完成,开始使用。同时,省佛长途电话修复,恢复通话。同月与中国电器公司签订合约,装设广州香港长途电话。各市镇安装长途电话,在详细规划中。
关于航空事业方面:为了扩大航空事业,以原来大沙头飞机场狭隘不敷用。乃改择瘦狗岭侧旷地建筑新机场。于十八(1929)年兴工,由航空处拨款四十万元为建筑费。
关于广州市历史上大建筑方面:为了纪念孙中山,择定在观音山麓建筑“中山纪念堂”。于十八(1929)年一月十五日举行奠基典礼。而沟通广州南北之海珠桥,也于十八(1929)年底开始建筑。
此外,陈主席还大力发展文化事业,不惜巨资,接办了上海神州国光社。筹办广东艺术学院及大剧场。并在广州中央公园(现人民公园)内建筑播音台,于十八(1929)年五月间完成,开始播音。又饬建设厅拨款四万五千元,在农林试验场内设立“观象台”,以观测天气。十九(1930)年六、七月间完成,开始使用。
古语说:三年有成,陈主席任职两年多,在兵戈缭乱,政治动荡,尤其是财源枯竭的时候,竟能造出如此卓越的成绩,为广东省建设奠定了初步的基础,至足为后人所景仰。
民国十九(1929)年初,建设厅长邓彦华曾将办理实业情况编成一本《实业专号》,主席题词如下:实业专号

民  由是阜     陈铭枢题

八  反对内战悄然离粤
民国二十(1931)年蒋介石扣留胡汉民于汤山。胡汉民遭到与李济深相同的命运。于是在广东掀起了反蒋高潮。国内战争爆发,迫在眉睫。陈主席不忍见此情况,乃悄然离粤。后来他在《宁粤合作亲历记》中写明其当时思想情况,谓从全局考虑,权衡利弊,不主张对蒋用兵。几经疏解始免了一场干戈。但他个人毕竟无力驾驭局势,终于离粤赴港。
当时在广州的军政当局,一面请由许祟清委员暂代主席,一面派员去香港邀请陈主席回穗。主席在香港仍恐卷入内战旋涡,乃于五月九日到上海,旋即赴日本考察。(1987年元旦予广州)
 (本文作者系陈铭枢任广东省政府主席时属下、教授、现任广州市黄埔区政协副主席)
个人格言:茶,要喝浓的,直到淡而无味, 酒,要喝醉的,永远不想醒来, 人,要深爱的,要下辈子还要接着爱的那种!
离线白沙

发帖
1429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11-12-12
想当年,合浦就是广东省的。
离线老土五

发帖
13
只看该作者 2 发表于: 2012-06-22
当年的陈铭枢是个响当当的风云人物。
离线660msc

只看该作者 3 发表于: 2012-10-21
大人物
www.810msc.com www.660msc.com www.811msc.com
离线山村农民

发帖
384
只看该作者 4 发表于: 2013-10-06
几时合浦还有叱咤风云的人物再现呢?
低碳, 环保, 节能! 让我们携手同行为地球多增添一片绿叶;LED 照明产品厂家直销
QQ:89370225  mail:williambau@163.com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